禄劝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6)云0128民初278号

2017-09-14 15:30:50 来源: 本站

 禄劝法院典型案例2(民事)

典型性介绍: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加等,有效地推动了保险行业市场的迅猛发展。然而,由于各保险机构人员素质、业务水平参差不齐,交强险理赔不及时且赔偿极不规范,致使部分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得不到及时赔偿,甚至出现了部分保险业务人员因竟争需要,直接将交强险向投保人赔付等情况出现。这些行为和做法,不仅背离了交强险的立法目的,同时也严重损害了因交通事故受损害的第三人合法权益。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能否直接向投保人赔偿

——张子华与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案情介绍〕

2015年3月11日,徐光辉持“C1D”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车主为黎流会的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由临沧方向驶往祥云方向。22时05分许,车辆行驶至西景线K2484+150M处时,由于徐光辉不注意行车安全、超速行驶,违反机动车右侧通告原则,致使所驾车辆与对向驶来的张子华(“A2”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的云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小型普通客车驾驶人徐光辉及乘车人徐光帆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2015年4月22日,该事故经南涧彝族自治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定徐光辉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张子华无责任;徐光帆无责任。黎流会的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在华泰财产保险云南分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张子华持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具有道路运输从业资格。事故发生后,张子华驾驶为处理事故和修理车辆,分别支出急救费2100元,停车费1400元、修理费20274元,货物搬运费1200元、货物转运费用4500元,以上合计人民币29474元。

2015年12月4日,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已将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投保的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通过公司快钱账户打入车主黎流会账户。

〔审理过程〕原告张子华与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被告徐光辉、黎流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19日受理后,因被告被告徐光辉、黎流会已离开其户籍住所地致使相关诉讼文书无法送达,故本院于2016年5月10日依法作出裁定将本案转换为普通程序审理的同时,在2016年9月4日的《人民法院报》G41版上刊登应诉公告,向二被告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公告期限届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子华,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金存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徐光辉、黎流会经本院公告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依法予以缺席判决。

〔裁判结果及理由〕

裁判结果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 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张子华财产损失人民币2000元;

二、被告徐光辉、黎流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张子华财产损失人民币34941元;

三、驳回原告张子华的其余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也就是说交强险赔偿对象是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第三人”,即应是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及对方机动车上的人员。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在交通事故后,被保险人(流黎会)和侵权责任人(徐光辉)未向第三人(张子华)赔偿的情况下,直接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向投保人黎流会赔付的行为,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张子华诉请由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对其赔偿请求,理由正当、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依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 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分歧意见〕

对本案的处理合议庭意见一致,无分歧意见

〔法官点评〕

本案处理的重点,是对交强险制度的功能定位和赔偿主体范围,尤其是“第三人”的理解。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

从上述规定可以明确,我国设立交强险基本制度目的就是为了保障因交通事故受损害的第三人合法权益,其功能定位就是对受害人损失的填补。因此,只要被保险的机动车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无论机动车一方是否承担侵权责任,保险公司都要在相应的责任限额内先行对第三人进行赔付,而且交强险的赔偿对象仅限于“第三人”,即交强险的被保险人对之负有损害赔偿责任的人,应该是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及对方机动车上的人员,但不包括被保险机动车车上人员(驾驶人和乘车人)和被保险人(投保人)。也就是说,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采取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与被保险人的侵权责任相互脱钩的是社会保障模式。

具本到本案中:一是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应对交通事故造成的第三人损失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二是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作为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对其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应是对方车上人员(原告张子华),而不应是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车辆所有人流黎会的损害。三是被告徐光辉、流黎会作为此次机动车交通事故的侵权人和车辆所有人(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并未向第三人进行赔偿,根据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是不得直接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的。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加等,有效地推动了保险行业市场的迅猛发展。然而,由于各保险机构人员素质、业务水平参差不齐,交强险理赔不及时且赔偿极不规范,致使部分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第三人得不到及时赔偿,甚至出现了部分保险业务人员因竟争需要,直接将交强险向投保人赔付等情况出现。这些行为和做法,不仅背离了交强险的立法目的,同时也严重损害了因交通事故受损害的第三人合法权益。

主审:李光学

2016)云0128民初278号民事判决书。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云0128民初278号

原告:张子华,男,1972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云南省禄丰县人,住云南省楚雄州禄丰县碧城镇西河村委会小狮马村42号,公民身份证号码:532331197210090912。

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

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环城南路262号云路中心F栋写字楼15楼。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000738090073Y。

负责人:李勇俊,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金存,女,1975年4月30日出生,汉族,云南省禄劝人,系华泰财产保险云南分公司职工,住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禄劝县)翠华乡翠华村委会麦地冲村39号,公民身份证号码:530128197504301227,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徐光辉,男,1974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云南省禄劝人,住禄劝县云龙乡联合办事处大场院村4号,公民身份证号码:530128197412161810。

被告:黎流会,女,1976年3月21日出生,汉族,云南省禄劝人,住禄劝县云龙乡联合办事处大场院村4号,公民身份证号码:530128197603211825。

原告张子华与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被告徐光辉、黎流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2月19日受理后,因被告被告徐光辉、黎流会已离开其户籍住所地致使相关诉讼文书无法送达,故本院于2016年5月10日依法作出裁定将本案转换为普通程序审理的同时,在2016年9月4日的《人民法院报》G41版上刊登应诉公告,向二被告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公告期限届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子华,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金存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徐光辉、黎流会经本院公告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依法予以缺席判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子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原告因机动车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40381元,由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进行赔偿,不足部分由被告徐光辉、黎流会进行赔偿;2、案件受理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2015年3月11日,被告徐光辉持“C1D”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车主为黎流会的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由临沧方向驶往祥云方向。22时05分许,车辆行驶至西景线K2484+150M处时,由于被告徐光辉不注意行车安全、超速行驶,违反机动车右侧通行原则,致使所驾车辆与对向驶来的原告张子华驾驶的云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小型普通客车驾驶人徐光辉及乘车人徐光帆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经交警认定,由被告徐光辉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此次事故共造成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40381元,分别是:车辆急救费2100元、停车费1400元35天×40元/天)、拨货费1200元、车辆货物转运费4500元、车辆修理工时费9999元、车辆修理材料费10275元、车辆停运损失费8867元(46天×192.78元/天)、住宿费120元(6天×20元/天)、伙食费600元(6天×50元/天×2人)、交通费1320元(大理南涧至昆明安宁往返6次2人×110元/人)。

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向本院答辩,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是:被告徐光辉驾驶的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在被告公司购买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是事实,但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仅为人民币2000元,且被告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已根据交警部门作出的责任认定对车主黎流会进行了赔偿。

被告徐光辉、黎流会均未到庭,亦未向本院提交答辩。

原告张子华对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交下列证据证明:

一、原告的《身份证》、《机动车行驶证》和《驾驶证》复印件各1份。欲证实:原告张子华的身份信息、以及原告持有“A2”类机动车驾驶、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车主系原告张子华。

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复印件。欲证实: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地点及经过,以及事故责任认定情况。

三、《返还物品凭证》复印件。欲证实:原告张子华驾驶的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及行驶证等,于2015年3月11日因交通事故收集证据需要被告南涧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扣留,后于2015年4月15日发还原告。

四、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副本)》复印件。欲证实:原告张子华具有道路运输从业资格,并办理了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

四、安宁长华汽车配件经营部《材料及费用清单》复印件1张、及《机打发票》复印件2张。欲证实:原告张子华因此次交通事故修理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支出修理材料费10275元。

五、安宁云露汽车电器维修部《报修单》及《机打发票》复印件各1份。欲证实:原告张子华因此次交通事故修理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支出修理工时费9999元。

六、云县查李汽车修理店《收款收据》复印件。欲证实:原告张子华因交通事故致车辆损坏后,由修理人员到场急救支出费用2100元。

七、《拨货收款证明》及《收条》复印件各1份。欲证实:事故发生时原告张子华正驾车前临沧南伞运送货物,后因发生交通事故而将其货物卸下重新找车装运,支出卸、装货物搬运费1200元,找车代运送货物费用4500元。

八、《收条》复印件1份。欲证实:原告张子华因此次交通事故致其车辆被扣期间,支出停车费1400元。

九、《照片》复印件4张。欲证实:原告张子华的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发生事故时及修理现场的状况。

经质证: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三性均无异议,但认为其已向投保人进行赔偿完毕,不应再行赔偿。同时针对其辩解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证据:

一、《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及《身份证》、《授权委托书》和被委托人《身份证》复印件各1份。欲证实: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的法人身份信息,以及授权委托事项。

二、《险赔款支付单》和《快钱付款凭证》。欲证实: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已于2015年12月4日,通过公司快钱账户将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人民币2000元,打入投保人黎流会账户。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公公司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公公司保险在原告未提供相关有效证件的情况下,单方将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向车主进行赔偿的行为,不符合相关理赔程序

被告徐光辉、黎流会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经法庭质证,到庭双方当事人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依法予以采证。至于被告徐光辉、黎流会经本院公告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自动放弃了举证、质证和辩论等诉讼权利,所产生的不利后果应由其自行承担。

综上,本院确认下列事实:2015年3月11日,被告徐光辉持“C1D”类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被告黎流会的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由临沧方向驶往祥云方向。22时05分许,车辆行驶至西景线K2484+150M处时,由于被告徐光辉不注意行车安全、超速行驶,违反机动车右侧通告原则,致使所驾车辆与对向驶来的、持有“A2”类机动车驾驶的原告张子华驾驶的云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相撞,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小型普通客车驾驶人徐光辉及乘车人徐光帆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2015年4月22日,该事故经南涧彝族自治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徐光辉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张子华无责任;徐光帆无责任。云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在华泰财保昆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单号为:6172310022014014763。原告张子华具有道路运输从业资格,并办理了后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原告张子华驾驶的云AC9891号重型栅式货车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经“云县查李汽车修理店”派人到场修理支出费用2100元,后因交通事故,收集证据需要,于2015年3月11日被告南涧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扣留到2015年4月15日发还原告。其间,支出停车费1400元。此后,该车在修理过程中支出修理材料费10275元、修理工时费9999元。同时,还因发生交通事故后转卸贷物及找车代运送货物,分别支出搬运费1200元、转运费用4500元。

另查明,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在事故发生后,已于2015年12月4日,通过公司快钱账户将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人民币2000元,打入投保人黎流会账户。

本案的争执焦点是:被告华泰保财保云南分公司应否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对原告进行赔偿?原告诉请赔偿的范围是否应当得到支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四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规定:交强险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简称,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根据上述法律法规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交强险赔偿对象是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第三人,即:“第三人”应是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及对方机动车上的人员。本案中,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在其承保的AD507U号小型普通客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后,直接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向投保人黎流会赔付的行为,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原告张子华诉请由被告华泰财保云南分公司先行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对原告的财产损失进行赔偿的理由正当,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的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㈠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㈡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㈢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㈣非经营性用车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代替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根据上述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规定,原告张子华诉请赔偿的车辆急救费2100元,卸、装货物搬运费1200元,找车代运送货物费用4500元,车辆修理材料费10275元和工时费9999元,车辆因事故停运损失费8867元,以上共计人民币36941元,符合法律规定的赔偿范围,依法予以支持。至于原告诉请赔偿的交通费、住宿费因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应法不予采纳;而其诉请赔偿的事故处理期间交警扣车停车费1400元,因系交警执法过程中产生的费用,不应计入此次交通事故的损失范畴,依法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 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张子华财产损失人民币2000元;

二、被告徐光辉、黎流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张子华财产损失人民币34941元;

三、驳回原告张子华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10元,由被告徐光辉、黎流会承担740元,由原告张子华70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以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李光学

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        姜学伟

 

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

 

           杨薪莲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