禄劝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5)禄少民初字第34号

2019-08-08 15:28:54 来源: 本站

 禄劝法院案例推荐表

 

承办人或撰写人

张琼辉

所在

法院

禄劝法院

案  由

同居关系子女抚养

张梅

案  号

(2015)禄少民初字第34号

潘志忠

 

原告主张被告用原告亲戚的户口代替原告登记结婚,要求同居期间所生女儿潘春艳由原告抚养,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抚养。

被告反驳原、被告双方同意后亲自到民政部门签字登记结婚,原告无家庭责任感,不能保障孩子的教育及身心健康成长。

 

 

 

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于1999年2月1日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后共同生活,1999年12月24日生育女儿潘春艳,2003年6月4日生育儿子潘春平。原告张梅已离开被告潘志忠家在外打工。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所生孩子跟随被告潘志忠生活。

1999年10月30日潘正中与李德英在禄劝县茂山乡人民政府婚姻登记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滇字第244号《结婚证》。

 

 

 

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所生女儿潘春艳、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潘志忠抚养,由原告张梅自2015年11月起每月给付潘春艳抚养费300元、潘春平抚养费200元至潘春艳、潘春平独立生活止。

推荐部门庭领导审查

分管副院长签核

审判委员会意见

张琼辉

蒋光兴

2016年4月15日审委会第10次会议讨论同意推荐

 

 

 

 

 

 

前些年,乡镇婚姻登记的不规范,导致登记结婚的双方与实际共同生活的双方不一致,本案以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结婚证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对类似案件审理有指导、示范意义。

备注

案例并生效裁判文书各一式六份(附电子版)

 

 

 

 

 

 

 

 

 

张梅诉潘志忠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

[裁判要旨]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结婚证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被告潘志忠提交的结婚证,登记结婚的双方是“潘正中”与“李德英”, 此二人之间具有形式合法的婚姻关系,该结婚证的效力及于“潘正中”与“李德英”,此二人才是婚姻关系的当事人。被告潘志忠以此结婚证来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夫妻关系的主张不能成立,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之间不存在法律所承认的婚姻关系,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系同居关系。

[评选理由]    

前些年,乡镇婚姻登记的不规范,导致登记结婚的双方与实际共同生活的双方不一致,本案以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结婚证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对类似案件审理有指导、示范意义。

[案情]   

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于1999年2月1日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后共同生活。1999年10月30日潘正中与李德英在禄劝县茂山乡人民政府婚姻登记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滇字第244号《结婚证》。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于1999年12月24日生育女儿潘春艳,2003年6月4日生育儿子潘春平。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1998年腊月同居生活,因原告当时未达法定婚龄,为赶上被告方的人口参与分土地,就用了原告亲戚从撒营盘转来的户口代替原告与被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尽管原、被告同居后生下两个孩子,但关系始终不好。近两年来,为了生活及抚育孩子,原、被告离家各在一地,互不来往。原、被告双方不存在离婚问题,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同居期间所生女儿潘春艳由原告抚养,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抚养。

被告辩称:原、被告双方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双方同意后各自签字,结婚证上是原告本人的照片。原、被告结婚后一直到2011年,原告成年数月不归家,对孩子不管不顾,被告到处寻找原告,但原告一直不归家。原告居无定所的漂泊,无家庭责任感,不能保障孩子的教育及身心健康成长。

被告为支持其辩驳主张提交《结婚证》和《居民户口簿》。

[审判]   

原告张梅诉被告潘志忠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案,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22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同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张梅、被告潘志忠均到庭参加诉讼。2015年10月19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5条、第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所生女儿潘春艳、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潘志忠抚养,由原告张梅自2015年11月起每月给付潘春艳抚养费300元、潘春平抚养费200元至潘春艳、潘春平独立生活止。(每半年执行一次)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张梅负担。

[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结婚证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本案中,被告潘志忠提交的结婚证,登记结婚的双方是“潘正中”与“李德英”, 此二人之间具有形式合法的婚姻关系,该结婚证的效力及于“潘正中”与“李德英”,此二人才是婚姻关系的当事人。被告潘志忠以此结婚证来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夫妻关系的主张不能成立,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之间不存在法律所承认的婚姻关系,故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系同居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规定,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本案中,原、被告所生孩子潘春艳、潘春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庭审中,已年满10周岁的潘春艳、潘春平均表示要跟随被告潘志忠生活,原、被告也表示尊重孩子的意见,故尊重原、被告及两个孩子的意见。原告张梅对两个孩子均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原告张梅不直接抚养两个孩子,应当负担两个孩子的部分抚养费,故原告张梅只负担一个孩子的抚养费的请求依法不予支持。根据当地的生活水平、两个孩子的实际需要,以及原、被告的负担能力,被告潘志忠主张的抚养费数额过高,由原告每月给付潘春艳抚养费300元、潘春平抚养费200元较为适宜。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禄少民初字第34号民事判决书

一审审判员:张琼辉

案例提供单位: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编写人:张琼辉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禄少民初字第34号

原告张梅,女,1983年4月4日生,汉族,小学文化,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农民,住本自治县中屏镇安东康村委会罗万斗村16号。公民身份号码:530128198304042165。

被告潘志忠,男,1976年11月2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农民,住本自治县茂山镇甲甸村委会洪家村5号。公民身份号码:530128197611270956。

原告张梅诉被告潘志忠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9月22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于2015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张梅、被告潘志忠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1998年腊月同居生活,因原告当时未达法定婚龄,为赶上被告方的人口参与分土地,就用了原告亲戚从撒营盘转来的户口代替原告与被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尽管原、被告同居后生下两个孩子,但关系始终不好。近两年来,为了生活及抚育孩子,原、被告离家各在一地,互不来往。原、被告双方不存在离婚问题,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同居期间所生女儿潘春艳由原告抚养,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抚养。案件受理费由原告自己承担。

被告辩称:原、被告双方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双方同意后各自签字,结婚证上是原告本人的照片。原、被告结婚后一直到2011年,原告成年数月不归家,对孩子不管不顾,被告到处寻找原告,但原告一直不归家。原告居无定所的漂泊,无家庭责任感,不能保障孩子的教育及身心健康成长。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原告与被告之间是婚姻关系还是同居关系。2、子女抚养问题。

原告针对其主张未提交证据。

被告针对其辩称提交下列证据:1、《结婚证》两本,欲证明原、被告是婚姻关系。2、《居民户口簿》一本,欲证明原、被告生育的两个孩子的基本身份情况。

原告的质证意见是:1号证据《结婚证》上不是原告的名字,原告和被告是同居关系。2号证据办户口改动过。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系有关职能部门依其职责所为,来源真实、形式合法、与本案有关联性,对此证据记载事项予以采信。2号证据来源真实、形式合法,能证明被告待证事实,予以采信。

经审理,本院依法确认如下法律事实: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于1999年2月1日按农村习俗举行婚礼后共同生活,1999年12月24日生育女儿潘春艳,2003年6月4日生育儿子潘春平。现潘春艳就读于茂山中学初中三年级,潘春平就读于茂山中学初中一年级。原告张梅现已离开被告潘志忠家在外打工,自述每月收入2000元。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所生孩子跟随被告潘志忠生活。

另查明,1999年10月30日潘正中与李德英在禄劝县茂山乡人民政府婚姻登记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滇字第244号《结婚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我国对婚姻关系确立形式采取的是登记主义模式,结婚证具有公示公信的效力,记载于结婚证上的申请人才是婚姻登记机关许可缔结婚姻并承认婚姻关系的当事人。本案中,被告潘志忠提交的结婚证,登记结婚的双方是“潘正中”与“李德英”, 此二人之间具有形式合法的婚姻关系,该结婚证的效力及于“潘正中”与“李德英”,此二人才是婚姻关系的当事人。被告潘志忠以此结婚证来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夫妻关系的主张不能成立,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之间不存在法律所承认的婚姻关系,故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系同居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规定,当事人起诉请求解除同居关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当事人因同居期间财产分割或者子女抚养纠纷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本案中,原、被告所生孩子潘春艳、潘春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庭审中,已年满10周岁的潘春艳、潘春平均表示要跟随被告潘志忠生活,原、被告也表示尊重孩子的意见,故本院尊重原、被告及两个孩子的意见。原告张梅对两个孩子均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原告张梅不直接抚养两个孩子,应当负担两个孩子的部分抚养费,故原告张梅只负担一个孩子的抚养费的请求依法不予支持。根据当地的生活水平、两个孩子的实际需要,以及原、被告的负担能力,被告潘志忠主张的抚养费数额过高,由原告每月给付潘春艳抚养费300元、潘春平抚养费200元较为适宜。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5条、第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张梅与被告潘志忠所生女儿潘春艳、儿子潘春平由被告潘志忠抚养,由原告张梅自2015年11月起每月给付潘春艳抚养费300元、潘春平抚养费200元至潘春艳、潘春平独立生活止。(每半年执行一次)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张梅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张琼辉

〇一五年十月十九日

       武建霖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