禄劝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2015)禄民初字第320号

2017-07-12 15:15:41 来源: 本站

禄劝法院《精品案例》推荐表

 

承办人或撰写人

李光学

所在

法院

禄劝法院

案  由

共有物分割纠纷

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

案  号

(2015)禄民初字第320号

朵前

五原告主张位于禄劝县城团结新村的房屋所有权人虽被登记为原告刘丽与被告朵前共有,但该房屋实为五原告与被告共同共有请求以建盖该房屋的投资款481802.14元进行分割,由五原告补偿被告朵前80300.36元。

被告辩解该房屋仅归原告刘丽及被告所有。五原告起诉已构成重复起诉,且超过过诉讼时效,应裁定驳回起诉或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原告刘永华与余桂仙系夫妻,刘晓波、刘丽系刘永华与余桂仙子女,朵永艾系刘丽与朵前女儿,被告朵前与原告刘丽曾系夫妻。1991年被告刘丽转为城镇人口, 1997年8月原告刘晓波转为城镇人口。

1998年,政府在征用团结村集体土地修建环城路中,团结村小组154户人获得留地安置用地面积18059.295。在禄劝水泥厂工作期间与同厂工人被告朵前认识,双方2002年8月5日,原告刘丽与被告朵前结婚,并于2002年8月29日生育女儿朵永艾。2004年团结村小组确定了集体土地分配方案,刘永华支付杨永祥20000元的转让费并得1人户头以及通过竞标支付中标费43400元后,获得157.5土地的使用权。2004年7月30日,县国土局核发了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载明土地使用权人为刘丽。2008年12月10日,刘晓波将住房承包给赵文贵建盖,刘永华预付了110000元的施工费和钢材、水泥款158971元;2012年8月2日,刘晓波付清尾款44747.14元。2009年 11月18日,禄劝县房产管理局核发了禄劝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证载房屋所有权人刘丽,附记该房屋属刘丽、朵前共同共有。2011年4月,被告朵前因持刀致伤刘晓波,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赔偿刘晓波经济损失15766.05元。2012年11月13日,经本院判决准予刘丽与朵前离婚。2013年7月,被告朵前提起“离婚后财产纠纷诉讼,后被中止审理刘永华、余桂仙又以“赠与合同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后撤诉)。2014年1月29日,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以所有权确认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及被告朵前。案经本院审理,被告朵前提起上诉。2014年12月11日,昆明中院判决撤销本院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的诉讼请求

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第七十二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第九十三条、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三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一款、第九条、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六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三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坐落于禄劝县城团新村、房屋所有权证号为禄劝字第20092248号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共同共有,平均分割;

二、对双方争执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通过协议、竞价或者评估等方式确定房屋价值后,折价补偿被告朵前应得的房屋价款份额;

三、驳回原告朵永艾的诉讼请求;

四、驳回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527元,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承担6827元,由被告朵前承担1700元。

 

 

 

 

推荐部门庭领导审查

分管副院长签核

审判委员会意见

李光学

梅育

2016年4月15日审委会第10 次会议讨论同意推荐

 

 

 

 

 

 

本案是一起由于夫妻之间因发生伤害事件,而引发的离婚、家庭财产分割等系列诉讼案件。该类案件在审判实践中已屡见不鲜,且双方当事人间矛盾冲突较大、法律关系复杂,审慎处理好该类纠纷案件,对于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备注

案例并生效裁判文书各一式六份(附电子版)

 

 

原告刘永华等诉被告朵前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

[裁判要旨]    

1、《房屋所有权证》只是人民法院审理房屋权属争议纠纷案件的初步证据,只不过其证据效力较其他证据高而已,如存在其记载与客观事实不符,人民法院可对权属另行裁判。

2、构成重复起诉,必须同时满足下列要件:㈠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㈡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㈢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是否定前诉裁判结果”。

3、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以请求权为限,除请求权以外,支配权、形成权、抗辩权都不适用诉讼时效。对于共有物分割纠纷诉讼,其名为请求权,但实为形成权,不应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评选理由]    

当前当事人因婚姻家庭纠纷而引发系列诉讼的情况屡见不鲜,此类案件审理当事人矛盾冲突较大、法律关系复杂,审慎处理好该类纠纷案件,对于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案情]   

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

被告朵前。

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及朵永艾,系父母、子女及外孙女关系(刘永华与余桂仙系夫妻,刘晓波、刘丽系刘永华与余桂仙子女,朵永艾系刘丽与朵前女儿),被告朵前与原告刘丽曾系夫妻。1991年被告刘丽转为城镇人口,1993年到禄劝县水泥厂工作。1997年8月原告刘晓波转为城镇人口,在禄劝县水电公司工作。

1998年,禄劝县政府在征用团结村集体土地修建环城路中,保留了部分土地作为村民留地安置使用。1998年10月1日,由县城建局、土地局、以及屏山镇政府、屏山镇北街村委会共同签订了《环城路征地补充协议》,约定:团结村停车场外20米,在同等条件下优先留给村上开发。为此,团结村小组154户人,获得留地安置用地面积18059.2952001年,原告刘丽在禄劝水泥厂工作期间与同厂工人被告朵前认识,双方2002年8月5日领取《结婚证》,并2002年8月29日生育女儿朵永艾。2004年团结村小组确定了集体土地分配方案,即以竞价方式夺标,中标者缴纳竞价费获得土地使用权。2004年3月12日原告刘永华、余桂仙与女儿刘丽签订《借赠协议》,约定:将村小组分给刘永华、余桂仙的157.5宅基地生借死赠给刘丽,若刘丽需建盖房屋办证时,可暂办成刘丽本人名字,若刘丽不赡养父母,家庭不和睦,吵闹、打架、兄弟姐妹不团结互助,则刘永华、余桂仙可收回宅基地并终止借赠协议,所建房屋按建房时所投资金返回刘丽,所建房屋归刘永华、余桂仙所有。2004年5月24日,原告刘永华在支付杨永祥20000元的转让费给后,从杨永祥户并得1人户头。2004年6月1日原告刘永华竞标中标,支付中标费43400元,在村上获得157.5土地的使用权,由村小组上报花名册后,于2004年7月30日禄劝县国土资源局核发了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证载土地使用权人为刘丽,宅基地面积157.5m22008年12月10日原告刘晓波将住房(建筑面积约800 m2)承包给赵文贵建盖,原告刘永华预付了110000元的施工费给赵文贵,支付了建房的钢材、水泥款158971元;2012年8月2日原告刘晓波付清尾款44747.14元给赵文贵,在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所载宅基地上建起住房1栋。2009年11月16日,被告刘丽申领房产证时,在共有人一栏内代朵前填写了朵前的个人信息并代朵前签名盖手印。同年11月18日,禄劝县房产管理局核发了禄劝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证载房屋坐落于禄劝县城团结新村,总层数6层,建筑面积831.17 m2,房屋所有权人刘丽,附记该房屋属刘丽、朵前共同共有。2011年4月12日,被告朵前因持刀致伤刘晓波,经本院审理后于2012年7月9日作出《(2012)禄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朵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赔偿刘晓波经济损失15766.05元。2012年8月23日被告刘丽向本院提起离婚诉讼。2012年11月13日,本院作出《(2012)禄民初字第7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刘丽与朵前离婚,孩子朵永艾由刘丽抚养。2013年7月25日,被告朵前以“离婚后财产纠纷”提起诉讼,该案尚处于中止审理阶段。

另查明:在2013年7月25日,被告朵前以“离婚后财产纠纷”起诉刘丽,要求对夫妻共同财产(本案所争执的房屋)进行分割。原告刘永华、余桂仙知道后,遂曾以“赠与合同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后于同年11月4日撤回起诉。2014年1月29日,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以所有权确认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及被告朵前。案经本院审理,被告朵前因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4年12月11日,昆明中院作出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撤销本院(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的诉讼请求。2015年4月18日,原告刘丽出具书面《承诺书》自愿将房屋宅基地使用权归还给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同年5月14日,禄劝县人民政府、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向原告刘永华颁发禄集用(2015)第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将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房屋宅基地土地使用权人变更为原告刘永华。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现除被告朵前居住的房间外,其余房间已分别被原告刘永华、刘丽出租。

五原告起诉称:位于禄劝县城团结新村的房屋(禄劝县房权证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宅基地使用权人系原告刘永华、余桂仙,该宅基地上建盖房屋的资金系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投资。该房屋所有权人虽被登记为原告刘丽与被告朵前共有,但房屋实为五原告与被告共同共有请求根据民通则78条及物权法93条的规定,对该房屋以建房投资款481802.14元按共同共有进行分割,由五原告补偿被告朵前80300.36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户口簿》,2、《环城路征地补充协议》3、《申请》

4、《会议纪要》5、《团结村小组征地后留地安置宅基地分配办证花名册》6、北街社区团结村小组及北街社区团结小区管委会《证明》7、《借赠协议》8、《宅基地转让协议》9、杨永祥《收条》10、《收据》11、《团结村小组分建房宅基地》12、《收据》13、《集体土地使用权证》14、《建筑工程承包协议》15、《刘晓波建筑面积结算表》16、《收条》17、禄劝昱华建材煤业有限公司支付水泥、钢材款《收据》18、《刘永华明细账》19、屏山镇六块砖厂红砖及运费《收据》20、《刘永华建房支出及付款证明单》,21、《房屋所有权证》22、《房产档案》23、(2012)禄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4、(2012)禄民初字第764号《民事判决书》25、《申请》及《证明》26、(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书》27、(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28、禄集用(2015)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29、刘永华《租房协议》30、刘丽《租房协议》31、《承诺书》

被告朵前答辩称:五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应裁定驳回起诉或者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理由是:首先,就双方诉争的房屋,原告此前已向法院起诉并经昆明中院终审判决,故原告的起诉已违反了民诉法解释247条的规定,构成重复起诉,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其次,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在相关部门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上已明确载明所有权人为原告刘丽,共有人为被告朵前,原告以共同共有为由分割房屋,既无法律依据也无合同约定,其诉讼请求不应支持。最后,双方当事人诉争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早在2009年就经房管部门登记核发,且原告方对此亦是知晓的,但一直未曾提出异议或者申请复议,故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依法不受法律保护。

被告朵前针对自己的辩解主张,向法庭提交了(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

[审判]   

原告刘永华等诉被告朵前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年1月14日受理后,被告朵前于同年3月3日申请民一庭全体审判人员回避。本院2015年4月16日作出《申请回避决定书》,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及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郭肇平,被告朵前及其委托代理人周文忠、刘婷婷均到庭参加诉讼。2015年7月9日,该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报请审判委员会讨论后,判决:一、坐落于禄劝县城团新村、房屋所有权证号为禄劝字第20092248号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共同共有,平均分割;二、对双方争执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通过协议、竞价或者评估等方式确定房屋价值后,折价补偿被告朵前应得的房屋价款份额;三、驳回原告朵永艾的诉讼请求;四、驳回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527元,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承担6827元,由被告朵前承担1700元。

被告朵前不服一审判决,向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6年1朋7日作出维持一审判决之裁判。

 [评析]

    这是一起由于夫妻之间因发生伤害事件,而引发的离婚、家庭财产分割等系列诉讼案件。该类案件在审判实践中已屡见不鲜,且有不断增多的趋势。该类案件由于双方当事人间成见过深、矛盾十分激化,审理难度大。同时,本案双方当事诉争的财产(房产)还涉及到土地使用权人与附着于该土地上的房屋所有权人不一致等问题,具体如下:

一、原告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㈠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㈡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㈢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是否定前诉裁判结果”。该案中,双方当人事人间因争执的房屋及宅基地先后发生了“赠与合同纠纷(撤诉)”、“离婚后财产纠纷(中止审理)”、“所有权确权纠纷”以及该案“共有物分割纠纷”诉讼,但每一次提起诉讼的当事人、诉讼请求和法律关系均不相同。就该案“共有物分割纠纷”与此前的“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相比较,其诉讼当事人不仅在诉讼主体上发生了变化,而且有所扩大;同时,前案的诉讼请求是要求“确认双方争执的房屋所有权归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所有”,而后案的诉讼请求是“双方争执的房屋由五原告及被告共同共有并按建盖房屋的投资款进行分割”;此外,此前二审法院的终审判决第二项虽然出作了驳回被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的诉讼请求”的判决,但这仅是对该房屋所有权由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所有的否定,而并不是判决三原告对该房屋不享有共有权。对此,二审判决的说理部分已予明确,即:“被告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如果根据其在该房屋宅基地中享有的使用权而主张该房屋的共有权,可另案主张对于该房屋共有份额的析产”。因此,该案原告的诉讼请求亦不存在实质上是要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情形,五原告提起的诉讼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不构成重复起诉。

二、原告起诉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根据上述规定,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以请求权为限,除请求权以外,支配权、形成权、抗辩权都不适用诉讼时效。该案原告以对双方争执的房屋享有共有权而提起诉讼,共有系一种状态共有物分割请求权要以共有物的存在为前提,以权利人提出分割为基础,故共有物分割名为请求权,实为形成权,不应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三、该案房屋土地使权应台何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适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转让、互换、出资或者赠与的,该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占用范围内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一并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第九条“国有土地和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可以依法确定给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有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土地的义务”。第十六条第一款“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第二款规定,“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但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取得建设用地的企业,因破产、兼并等情形致使土地使用权依法发生转移的除外”。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手续”。第三款“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城市和村庄、集体建设用地规模范围内,为实施该规划而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按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分批次由原批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机关批准。在已批准的农用地转用范围内,具体建设项目用地可以由市、县人民政府批准”。

根据上述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一般分为土地承包经营权、建设用地使用权(含宅基地)二类。其中,宅基地使用权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享有的在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上建造个人住宅的权利。宅基地使用权仅限于本集体经济组织内特定的成员享有,且应通过申请并获得有权机关的批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员不能申请并取得宅基地。同时,由于农村村民取得宅基地使用权基本上是无偿的,具有福利性,且需定向返还给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故原则上只能由宅基地使用人权使用,不能将宅基地转卖。如因特殊情况需对宅基地使用权进行转让的,也得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即:征得本集体经济组织同意;受让人系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受让人没有住房和宅基地,且符合宅基地使用权分配条件。也就是说,我国现行法律仍然是禁止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向城市流转的,农村集体土地属农村集体组织所有,向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农村村民转让农村住房和宅基地的,因违反了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属性,应当认定无效。该案虽然存在先后两个不同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即: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和禄集用(2015)第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但由于双方当事人诉争的土地所有权属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其土地使用性质为宅基地,而原告刘丽、刘晓波的户口,已分别于1991年、1997年转为城镇户口,不再属于团结村民小组成员,而被告朵前则一直不属于团结村民小组成员,三人既不是留地安置的被征地集体村民,也不符合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分配条件,只有原告刘永华、余桂仙是团结村小组的村民,故对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宅基地土地使用权人,应确定为刘永华。

四、房屋地使用权人与附着于该宅基地上的房屋所有权人不一致,应如何处理?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第七十二第一款“财产所有权的取得,不得违反法律规定”。 国务院办公厅1999年《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通知》第二条第二款 “农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准城市居民在农民集体土地建住宅,有关部门不得违法为建造和购买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的明文政策规定。”2004 11 月,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意见》又进一步规定“严禁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严禁为城镇居民在农村购买和违法建造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的规定。从上述法律法规及政策性规定来看,国家为了维护农村集体土地秩序,一向严厉禁止城镇居民购买农村房屋的。农村房屋虽然可以买卖,但城镇居民却是排除在该合同适格主体之外的。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第一百二十四条“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建造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所有权属于建设用地使用权人,但有相反证据证明的除外”。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房屋登记管理机关对房屋权属的审查仅仅是形式上、程序性的审查,即只要当事人提供相应的形式上合法的证明材料,房屋登记管理机关就予以登记并颁发房屋所有权证,并不审查有关证明材料内容的真实性。简言之,《房屋所有权证》只是人民法院审理房屋权属争议纠纷案件的初步证据,只不过其证据效力较其他证据高而已,如存在其记载与客观事实不符,人民法院可对权属另行裁判。具体反映在审判实践中,就是把房屋所有权证作为推定证据使用,即:如果当事人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房屋所有权证,人民法院应当对房屋所有权证予以采信,并把其记载的权属内容作为判决定案的依据。如果当事人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内容不真实,人民法院可根据查明的事实另行作出判决。

最后,结合该案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土地性质为团结村小组织集体所有,用地类型为宅基地,而本案双方当事人中只有原告刘永华、余桂仙符合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法定条件,且事实上二人不仅从村小组处分到了宅基地,而且还通过与本村村民协商流转的方式并到1个户口的宅基地使用权,以及参与公开竞价而最终获得双方争执房屋的宅基地使用权。同时,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在房屋建盖过程中,亲自参与房屋的建盖并投入了建房资金,尤其是原告刘晓波,其整个房屋的建盖过程不仅以房主名义对外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协议》、进行工程结算,还支付了部分建设工程尾款。对此,被告朵前虽然持有异议,但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或者证据线索予以反驳,故对该房屋应视为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及被告朵前共同建设盖,系共同共有。原告朵永艾一方面不具备取得宅基地土地使用权的条件,亦未取得宅基地;另一方面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建盖房屋过程中有资金投入或者劳动付出,故不应确定为房屋共有权人。至于对五原告要求以建房投资款481802.14元进行分割的主张,有失公平原则,不应予以支持。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5)禄民初字第320号《民事判决书》;

一审合议庭成员:审判长李光学、审判员孙佑琴、人民陪审员荀应明

案例提供单位: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编写人:李光学

 

 

 

 

 

 

 

 

 

 

 

 

 

 

 

 

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禄民初字第320

 

原告刘永华,男,1953年5月26日生,汉族,农民,云南省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禄劝县)人,住禄劝县屏山街道办事处吉路78号,身份号码:530128195305260013。

原告余桂仙,女,1955年3月27日生,汉族,农民,云南省禄劝县人,住址同上,身份号码:530128195503270028。

原告刘晓波,男,1979年1月7日生,汉族,禄劝县水电公司职工,云南省禄劝县人,住址同上,身份号码:530128197901070012。

原告刘丽,女,1976年10月15日生,汉族,下岗工人,云南省禄劝县人,住禄劝县屏山街道办事处崇德村委会崇德1队53号,身份号码:530128197610150020。

原告朵永艾,女,2002年8月29日生,汉族,学生,云南省禄劝县人,住禄劝县屏山街道办事处崇德村委会崇德1队53号,身份号码:53012820020829002X。

法定代理人刘丽,系原告朵永艾母亲。

委托代理人郭肇平,云南铁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朵前,男,1972年7月18日生,汉族,下岗工人,云南省禄劝县人,住禄劝县屏山街道办事处崇德村委会小平坝村132号2栋2单元202室,身份号码:530128197207180318。

委托代理人周文忠,云南民启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刘婷婷,禄劝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刘永华等诉被告朵前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14日受理后,被告朵前于同年3月3日申请民一庭全体审判人员回避。2015年4月16日,本院依法作出《申请回避决定书》,并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及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郭肇平,被告朵前及其委托代理人周文忠、刘婷婷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报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五原告起诉称:位于禄劝县城团结新村的房屋(禄劝县房权证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宅基地使用权人系原告刘永华、余桂仙,该宅基地上建盖房屋的资金系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投资。该房屋所有权人虽被登记为原告刘丽与被告朵前共有,但房屋实为五原告与被告共同共有,应根据民通则78条及物权法93条的规定,对该房屋以共同共有来进行分割。故请求以建房投资款481802.14元,按共同共有进行分割,由五原告补偿被告朵前80300.36元。

被告朵前的答辩,五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应裁定驳回起诉或者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理由是:首先,就双方诉争的房屋,原告此前已向法院起诉并经昆明中院终审判决,故原告的起诉已违反了民诉法解释247条的规定,构成重复起诉,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其次,双方当事人诉争的房屋在相关部门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上已明确载明所有权人为原告刘丽,共有人为被告朵前,原告以共同共有为由分割房屋,既无法律依据也无合同约定,其诉讼请求不应支持。最后,双方当事人诉争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早在2009年就经房管部门登记核发,且原告方对此亦是知晓的,但一直未曾提出异议或者申请复议,故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依法不受法律保护。

原告方向法庭提交了如下证据:

1、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户口本复印件。证实:五原告的基本身份信息及诉讼主体资格。

2、《环城路征地补充协议》复印件。证实:1998年10月1日由禄劝县城建局、土地局,禄劝县镇政府、北街村委会共同签订了《环城路征地补充协议》,约定:“团结村停车场外20米在同等条件下优先留给村上开发”。

3、《申请》复印件。证实:2009年1月10日,团结村小组向县建设局申请免收基础设施配套费。

4、《会议纪要》复印件。证实:2009年2月21日县建设局会议明确:同意办理屏山镇北街社区居委会团结村居民小组留地安置154户,用地面积18059.295 平方米,免收基础设施配套费。

5、《团结村小组征地后留地安置宅基地分配办证花名册》复印件。证实:编号为94的宅基地户主为刘丽,留地安置157.5m2

6、北街社区团结村小组及北街社区团结小区管委会《证明》复印件。载明:2004年分给本村村民刘永华户宅基地157.5m2,土地使用权人办成女儿刘丽,集体土地证号141号,本宗地户主刘永华享有所有权和处分权,其他人员不得干涉。

7、《借赠协议》复印件。证实:2004年3月12日刘永华、余桂仙与女儿刘丽签订《借赠协议》,约定:“刘永华、余桂仙将团结村小组分给自己的157.5m2宅基地以借赠方式,暂借给女儿刘丽本人一人,其他人不得享有此块宅基地的所有权及借赠权”。该宅基地“生借死赠”,若刘丽不赡养父母,家庭不和睦,吵闹、打架、兄弟姐妹不团结互助,则刘永华按建房时所投资金返回刘丽,所建房屋归刘永华、余桂仙所有。

8、《宅基地转让协议》复印件。证实:2004年3月24日,杨德文、刘永华向杨永祥、盛春梅并得3人宅基地,土地户头转让费20000元/人,其中:刘永华并得1人户头。

9、《收条》复印件。证实:2004年5月24日,刘永华支付杨永祥宅基地转让费20000元。

10、《收据》复印件。证实:2004年6月1日,刘永华参与(12)-1#土地(禄集用(2004)字第141号集体土地)竞标,最终以43400元中标并支付了价款。

11、《团结村小组分建房宅基地》复印件。证实:户长为刘丽,宗地号(12)-1宅基地面积157.5m2(宽10.5m,进深15m)村小组对四至界线及面积予以确认。

12、《收据》两份复印件。证实:2004年10月27日,刘永华到县国资局交纳制图费50元、土地登记及书证工本费25元。

13、《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复印件。证实:2004年7月30日县国资局核发了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土地使用权人为刘丽,宅基地面积157.5m2

14、《建筑工程承包协议》复印件。证实:2008年12月10日,刘晓波以发包人的名义,将团结小区占地157.5 m2的房屋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发包给赵文贵建盖,工时费为170/ m2

15、《刘晓波建筑面积结算表》复印件。证实:所建房屋施工费合计为154747.14元,已预付110000元,尚欠工程尾款44747.14元。

16、《收条》复印件。证实:2012年8月2日,刘晓波付清工程尾款44747.14元。

17、《收据》5份复印件。证实:2008年12月14日至2009年6月11日,刘永华先后五次向禄劝昱华建材煤业有限公司支付水泥、钢材款共计158971元。

18、《刘永华明细账》复印件。证实:2008年12月14日至2009年6月11日,刘永华在建盖房屋中的收、支帐目情况。

19、《收据》复印件。证实:2008年10月12日,刘永华支付屏山镇六块砖厂红砖及运费68400元。

20、《刘永华建房支出及付款证明单》等复印件15份。证实:2009年3月18日至2009年9月28日,刘永华支付各种建材款(含装修、装饰材料)99684元。

21、《房屋所有权证》复印件。证实:2009年11月18日,刘丽领取了禄劝县房权证、禄劝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该房屋建筑面积831.17m2的,房屋所有权人为刘丽,该房屋属刘丽、朵前共同共有。

22、《房产档案》复印件5份。证实:刘丽在申请房屋所有权登记时,代朵前签名、盖手印,将朵前填为共有权人。

23、(2012)禄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复印件。证实:2011年4月12日,朵前因持刀致伤刘晓波,于2012年7月9日被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赔偿刘晓波经济损失15766.05元。

24、(2012)禄民初字第764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证实:2012年11月13日,刘丽与朵前经人民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孩子朵永艾由刘丽抚养。

25、《申请》及《证明》复印件各1份。证实:团结村小组及北街社区居委会证明,刘丽在1990年村上土地被征用时在禄劝水泥厂工作,其户口已转为城镇户口,村小组已取消其一切分配权。村小组留地安置的宅基地157.5m2,于2004年6月1日分给刘永华户,所有权、使用权属于刘永华。2013年8月10日,刘永华申请将禄集用(2004)第141号的土地使用权人刘丽更改为刘永华。

26、(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证实: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曾于2014年1月以所有权确认纠纷起诉被告朵前及原告刘丽,经法院审理判决双方诉争的房屋所有权归原告刘永华、余桂仙所有。

27、(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复印件。证实:被告朵前因不服(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经昆明中院审理,判决撤销原判决并予以改判。同时,建议原告刘永华、余桂仙根据房屋地基享有使用权而主张房屋共有权份额,可以另案起诉。

28、禄集用(2015)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证实:位于屏山街道办事处北街居委会团结村、地号:101-02-04-1的宅基地(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宅基地),土地使用权人为刘永华,土地所有权人为屏山街道办事处北街居委会团结村。

29、刘永华《租房协议》1份。证实:刘永华将双方争执的房屋一二层出租给李贵琼经营餐饮,租期自2015年3月10日至2016年3月9日止,租金42600元。

30、刘丽《租房协议》3份。证实:双方争执的房产中的部分房间,被刘丽租给他人使用。

31、《承诺书》1份。证实:刘丽因其自身原因给父母及弟弟造成心理上伤害,已违反了与父母签定的借赠协议内容,故承诺将父母借赠给自己的房屋宅基地归还父母。

被告朵前及其代理人对原告方提交的第1-27项证据不予质证,理由是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为复印件,且不能提供原件。对原告提交的第28-31项证据不予认可,理由是:《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变更是在被告朵前不知情和案件诉讼期间进行的,《承诺书》是原告刘丽单方作出的承诺,二项证据均已侵犯了被告的合法权益,而其余三份《租房协议》则与原告方的待证事实无关联性,故均不予认可。

被告朵前针对自己的辩解主张,向法庭提交了(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欲证实:1、原告方的起诉已经二审法院终审判决,系重复起诉应予驳回。2、二审法院的判决并未完全确认原审判决确认的法律事实,且已明确原告提供的《借赠协议》对被告不产生法律效力,但该《借赠协议》系本案的关键证据,原告已认可该协议为一式二份,请求法庭责令原告方提供另一份《借赠协议》并进行相关鉴定,以便查清案件事实。

经质证,原告方对被告提交的证据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实被告的待证事实及观点。理由是:二审法院对原告刘永华等诉被告朵前等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的判决予以撤销并改判,是因一审法律适用不当,而不是认定事实错误。二审判决中已明确原告可以另行起诉,故本案不存在重复起诉和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原告提交的证据原件已在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中提交,可调取该案案卷进行核实。《借赠协议》确系一式二份,但一份已在刘永华、余桂仙诉刘丽一案中提交;另一份则在刘永华等诉被告刘丽、朵前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中提交,当时还申请了证人李宝出庭当庭作证,该证据经法庭经质证、认证,最后经经昆明中院二审作出了判决,故无需再次进行鉴定。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九十三条的规定,对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无须举证证明。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向法庭提交了(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系上级法院的终审判决,故对判决中确认的事实当事人不能提供相反证据反驳的部分,依法应以确认。原告提交的第1-26项证据,已在(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诉被告朵前)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中予以提交,并经昆明中院二审作出判决,故本案不在进行重复认证。对原告提交的28-31项证据,证据的来源合法、所载内容能相互印证,且被告不能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故对证据所载内容应予以采纳。

经审理,本院确认下列法律事实: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及朵永艾,系父母、子女及外孙女关系(刘永华与余桂仙系夫妻,刘晓波、刘丽系刘永华与余桂仙子女,朵永艾系刘丽与朵前女儿),被告朵前与原告刘丽曾系夫妻。1991年被告刘丽转为城镇人口,1993年到禄劝县水泥厂工作。1997年8月原告刘晓波转为城镇人口,在禄劝县水电公司工作。

1998年,禄劝县政府在征用团结村集体土地修建环城路中,保留了部分土地作为村民留地安置使用。1998年10月1日,由县城建局、土地局、以及屏山镇政府、屏山镇北街村委会共同签订了《环城路征地补充协议》,约定:团结村停车场外20米,在同等条件下优先留给村上开发。为此,团结村小组154户人,获得留地安置用地面积18059.2952001年,原告刘丽在禄劝水泥厂工作期间与同厂工人被告朵前认识,双方2002年8月5日领取《结婚证》,并2002年8月29日生育女儿朵永艾。2004年团结村小组确定了集体土地分配方案,即以竞价方式夺标,中标者缴纳竞价费获得土地使用权。2004年3月12日原告刘永华、余桂仙与女儿刘丽签订《借赠协议》,约定:将村小组分给刘永华、余桂仙的157.5宅基地生借死赠给刘丽,若刘丽需建盖房屋办证时,可暂办成刘丽本人名字,若刘丽不赡养父母,家庭不和睦,吵闹、打架、兄弟姐妹不团结互助,则刘永华、余桂仙可收回宅基地并终止借赠协议,所建房屋按建房时所投资金返回刘丽,所建房屋归刘永华、余桂仙所有。2004年5月24日,原告刘永华在支付杨永祥20000元的转让费给后,从杨永祥户并得1人户头。2004年6月1日原告刘永华竞标中标,支付中标费43400元,在村上获得157.5土地的使用权,由村小组上报花名册后,于2004年7月30日禄劝县国土资源局核发了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证载土地使用权人为刘丽,宅基地面积157.5m22008年12月10日原告刘晓波将住房(建筑面积约800 m2)承包给赵文贵建盖,原告刘永华预付了110000元的施工费给赵文贵,支付了建房的钢材、水泥款158971元;2012年8月2日原告刘晓波付清尾款44747.14元给赵文贵,在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所载宅基地上建起住房1栋。2009年11月16日,被告刘丽申领房产证时,在共有人一栏内代朵前填写了朵前的个人信息并代朵前签名盖手印。同年11月18日,禄劝县房产管理局核发了禄劝字第20092248号《房屋所有权证》,证载房屋坐落于禄劝县城团结新村,总层数6层,建筑面积831.17 m2,房屋所有权人刘丽,附记该房屋属刘丽、朵前共同共有。2011年4月12日,被告朵前因持刀致伤刘晓波,经本院审理后于2012年7月9日作出《(2012)禄刑初字第8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朵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赔偿刘晓波经济损失15766.05元。2012年8月23日被告刘丽向本院提起离婚诉讼。2012年11月13日,本院作出《(2012)禄民初字第7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准予刘丽与朵前离婚,孩子朵永艾由刘丽抚养。2013年7月25日,被告朵前以“离婚后财产纠纷”提起诉讼,该案尚处于中止审理阶段。

另查明:在2013年7月25日,被告朵前以“离婚后财产纠纷”起诉刘丽,要求对夫妻共同财产(本案所争执的房屋)进行分割。原告刘永华、余桂仙知道后,遂曾以“赠与合同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后于同年11月4日撤回起诉。2014年1月29日,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以所有权确认纠纷起诉原告刘丽及被告朵前。案经本院审理,被告朵前因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4年12月11日,昆明中院作出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撤销本院(2014)禄民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的诉讼请求。2015年4月18日,原告刘丽出具书面《承诺书》自愿将房屋宅基地使用权归还给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同年5月14日,禄劝县人民政府、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向原告刘永华颁发禄集用(2015)第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将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房屋宅基地土地使用权人变更为原告刘永华。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现除被告朵前居住的房间外,其余房间已分别被原告刘永华、刘丽出租。

本院认为:一、关于本案原告起诉是否属于重复起诉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㈠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㈡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㈢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是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本案中,双方当人事人间因争执的房屋及宅基地先后发生了“赠与合同纠纷(撤诉)”、“离婚后财产纠纷(中止审理)”、“所有权确权纠纷”以及本案“共有物分割纠纷”诉讼,但每一次提起诉讼的当事人、诉讼请求和法律关系均不相同。就本案“共有物分割纠纷”与此前的“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相比较,其诉讼当事人不仅在诉讼主体上发生了变化,而且有所扩大;同时,前案的诉讼请求是要求“确认双方争执的房屋所有权归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所有”,而后案的诉讼请求是“双方争执的房屋由五原告及被告共同共有并按建盖房屋的投资款进行分割”;此外,昆明中院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驳回被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的诉讼请求”的判决,是对该房屋所有权仅由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所有的否定,而并不是判决三原告对该房屋不享有共有权。对此,在昆明中院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书》说理部分已予明确,即“被告上诉人刘永华、余桂仙如果根据其在该房屋宅基地中享有的使用权而主张该房屋的共有权,可另案主张对于该房屋共有份额的析产”。因此,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亦不存在实质上是要否定前诉裁判结果的情形,五原告提起的诉讼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不构成重复起诉。

二、关于本案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根据上述规定,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以请求权为限,除请求权以外,支配权、形成权、抗辩权都不适用诉讼时效。本案原告以对双方争执的房屋享有共有权而提起诉讼,共有系一种状态共有物分割请求权要以共有物的存在为前提,以权利人提出分割为基础,故共有物分割名为请求权,实为形成权,不应适用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三、对被告方要求对《借赠协议》进行鉴定的意见

被告朵前及其委托代理人要求进行鉴定的《借赠协议》,已在本院审理的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诉被告朵前、刘丽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中进行了质证、认证,并经昆明中院二审作出(2014)昆民一终字第714号民事判决。对此,民事判决书中已对该《借赠协议》的证据效力作出了明确交待,即:“三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交的《借赠协议》,因涉及上诉人朵前的权利,但该协议并无上诉人朵前的签字认可,三被上诉人以及原审被告刘丽亦无相应证据证实上诉人朵前在该协议签订后知晓并认可该协议的约定,故该协议对上诉人朵前并未生效”。因此,本院对被告方的这一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四、对于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宅基地权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三条“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适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转让、互换、出资或者赠与的,该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占用范围内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一并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土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第九条“国有土地和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可以依法确定给单位或者个人使用。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有保护、管理和合理利用土地的义务”。第十六条第一款“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第二款规定,“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第六十三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但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取得建设用地的企业,因破产、兼并等情形致使土地使用权依法发生转移的除外”。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手续”。第三款“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城市和村庄、集体建设用地规模范围内,为实施该规划而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按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分批次由原批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机关批准。在已批准的农用地转用范围内,具体建设项目用地可以由市、县人民政府批准”。

根据上述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一般分为土地承包经营权、建设用地使用权(含宅基地)二类。其中,宅基地使用权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依法享有的在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上建造个人住宅的权利。宅基地使用权仅限于本集体经济组织内特定的成员享有,且应通过申请并获得有权机关的批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员不能申请并取得宅基地。同时,由于农村村民取得宅基地使用权基本上是无偿的,具有福利性,且需定向返还给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故原则上只能由宅基地使用人权使用,不能将宅基地转卖。如因特殊情况需对宅基地使用权进行转让的,也得必须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即:征得本集体经济组织同意;受让人系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受让人没有住房和宅基地,且符合宅基地使用权分配条件。也就是说,我国现行法律仍然是禁止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向城市流转的,农村集体土地属农村集体组织所有,向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农村村民转让农村住房和宅基地的,因违反了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属性,应当认定无效。本案虽然存在先后两个不同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即:禄集用(2004)第141号《集体土地使用证》和禄集用(2015)第010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但由于双方当事人诉争的土地所有权属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其土地使用性质为宅基地,而原告刘丽、刘晓波的户口,已分别于1991年、1997年转为城镇户口,不再属于团结村民小组成员,而被告朵前则一直不属于团结村民小组成员,三人既不是留地安置的被征地集体村民,也不符合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分配条件,只有原告刘永华、余桂仙是团结村小组的村民,故对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宅基地土地使用权人,应确定为刘永华。

   五、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即宅基地使用权人与附着于该宅基地上的房屋所有权人不一致的问题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应当遵守国家政策”。第七十二第一款“财产所有权的取得,不得违反法律规定”。 国务院办公厅1999年《关于加强土地转让管理严禁炒卖土地通知》第二条第二款 “农民的住宅不得向城市居民出售,也不得批准城市居民在农民集体土地建住宅,有关部门不得违法为建造和购买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的明文政策规定。”2004 11 月,国土资源部《关于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的意见》又进一步规定“严禁城镇居民在农村购置宅基地,严禁为城镇居民在农村购买和违法建造的住宅发放土地使用证”的规定。从上述法律法规及政策性规定来看,国家为了维护农村集体土地秩序,一向严厉禁止城镇居民购买农村房屋的。农村房屋虽然可以买卖,但城镇居民却是排除在该合同适格主体之外的。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第一百二十四条“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建造的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所有权属于建设用地使用权人,但有相反证据证明的除外”。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房屋登记管理机关对房屋权属的审查仅仅是形式上、程序性的审查,即只要当事人提供相应的形式上合法的证明材料,房屋登记管理机关就予以登记并颁发房屋所有权证,并不审查有关证明材料内容的真实性。简言之,《房屋所有权证》只是人民法院审理房屋权属争议纠纷案件的初步证据,只不过其证据效力较其他证据高而已,如存在其记载与客观事实不符,人民法院可对权属另行裁判。具体反映在审判实践中,就是把房屋所有权证作为推定证据使用,即:如果当事人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房屋所有权证,人民法院应当对房屋所有权证予以采信,并把其记载的权属内容作为判决定案的依据。如果当事人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内容不真实,人民法院可根据查明的事实另行作出判决。

最后,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争执的房屋土地性质为团结村小组织集体所有,用地类型为宅基地,而本案双方当事人中只有原告刘永华、余桂仙符合取得宅基地使用权的法定条件,且事实上二人不仅从村小组处分到了宅基地,而且还通过与本村村民协商流转的方式并到1个户口的宅基地使用权,以及参与公开竞价而最终获得双方争执房屋的宅基地使用权。同时,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在房屋建盖过程中,亲自参与房屋的建盖并投入了建房资金,尤其是原告刘晓波,其整个房屋的建盖过程不仅以房主名义对外签订《建设工程承包协议》、进行工程结算,还支付了部分建设工程尾款。对此,被告朵前虽然持有异议,但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或者证据线索予以反驳,故对该房屋应视为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及被告朵前共同建设盖,系共同共有。原告朵永艾一方面不具备取得宅基地土地使用权的条件,亦未取得宅基地;另一方面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建盖房屋过程中有资金投入或者劳动付出,故不应确定为房屋共有权人。至于对五原告要求以建房投资款481802.14元进行分割的主张,有失公平原则,不应予以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条,第七十二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七条、第九十三条、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三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一款、第九条、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六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三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坐落于禄劝县城团新村、房屋所有权证号为禄劝字第20092248号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共同共有,平均分割;

二、对双方争执的房屋,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丽、刘晓波及被告朵前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通过协议、竞价或者评估等方式确定房屋价值后,折价补偿被告朵前应得的房屋价款份额;

三、驳回原告朵永艾的诉讼请求;

四、驳回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527元,由原告刘永华、余桂仙、刘晓波、刘丽、朵永艾承担6827元,由被告朵前承担17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决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一方当事人未自动履行判决的,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人民陪审员  

 

一五年七月九日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